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海尔智能扫地机器人价格_海尔智能扫地机器人哪款好用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科沃斯 > 家用 >

如果不是我当时念在生前和你师门柯家有过交情

时间:2021-02-09 10:23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醒来时天已经黑了,师兄和师傅正焦急地望着她。 师妹,你是身子虚,今天上街又走得急,所以才会中暑晕倒,你好好休息。 晓月,你好好休息吧!家里的事就不要管了。你睡,我们出去了。 见晓月醒过来,两个男人放下了心,出了门。 晓月却痴痴地望着远方,想着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醒来时天已经黑了,师兄和师傅正焦急地望着她。
  “师妹,你是身子虚,今天上街又走得急,所以才会中暑晕倒,你好好休息。”
  “晓月,你好好休息吧!家里的事就不要管了。你睡,我们出去了。”
  见晓月醒过来,两个男人放下了心,出了门。
  晓月却痴痴地望着远方,想着那个可恨的江岸花。
  原来,他就是自己要捉的鬼。
  晓月这一次再来到戏园里,却久久不知如何推门入内,她不知道是怕那个江岸花,还是想见到他,或者那个男子只是为了吓自己才说叫江岸花的,或者那个男子根本就不是鬼,或者江岸花根本没有死,总之那个男子不是自己要捉的鬼。
  她最终还是鼓足了勇气推开了门,只见戏园里是空的,而中央的椅子上却坐着一个人,月光从窗户照进来,刚好照在那人身上。晓月的心像掉到了冰里,那人没有影子,而那人确实是那个男子。
  她想掉头就跑,但还是提着剑一步步地上前,手不停地抖动着,心里已经不知道是悲是怕是恨还是怨了,捉了这个鬼就可以出师了,捉了这个鬼就可以救更多的人,就不会再有哪家小姐死在这个戏园里,而这个戏园的冤魂也不用为了他再守着不肯去投胎超度了。
  一步步地接近,剑已经指到了那男子的背心,却无论如何也刺不下去。那男子的背忽然朦胧起来,晓月的脸上有温热的液体滴落。
  那男子并不转过头来,却说:“为什么要哭,为什么不一剑刺下来?害怕了吗?”
  “你真的是江岸花?”
  “是。”他转过头来望着她的眼睛。
  “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捉你!”
  “我知道,第一天你就已经说了。”
  “你为什么不杀我?为什么要救我?”晓月问。如果那天他任那个女鬼杀了自己,也许现在就不必面对这么复杂的局面了。
  江岸花忽然扭过头去看着窗外的美景,轻轻道:“你有没有尝过寂寞的滋味,一个人守着一个地方,一年、一百年、一千年地守下去。有良辰美景,却没有人陪你看;有美曲好调,却没有人陪你听,你会不会很寂寞?”
  晓月迷惘了,她从来没有寂寞过,没有师傅还有师兄,总有做不完的事情。
  “你没有,对吗?你没有一个人寂寞过,那你有没有心痛过,望着一台的人,唱最好的戏,却没有人给你喝彩,因为,没有人看得到你。”
  “所以,你就杀人,杀了那些女人,让她们来看你唱戏。”
  “我没有杀她们,她们都只是听到我的戏后心甘情愿而死,我并没有杀人。”他的脸上有一种狂怒。
  “可是,这些人都是因你而死啊!是你现了形,害了她们。”
  “那又如何,你是不是要收了我,杀了我,打我下十八层地狱?”江岸花的表情越来越冷,而且嘴角的不屑越来越重。
  “我,我,我……”晓月被逼得步步倒退。
  “你什么,你连道行最浅的鬼都收拾不了,你如何能捉得了我?就是你师傅也不是我的对手,当年他来捉我,如果不是我当时念在生前和你师门柯家有过交情,我早就杀了他。”
  “你胡说,师傅没有捉不到的鬼,你是怕了。”
  “哈哈哈……”
  忽然间,白光一闪,晓月手中的长剑已经到了他的手中。
  “现在你知道我是不是胡说了,你在我手下过不了一招,如何杀我!”
  “我不能让你再害人。”晓月忽然咬着牙坚定地说。
  江岸花忽然退去,只见墙角里猛地生出很多手来,把晓月紧紧抱住,往两边拉。晓月感觉身子巨痛无比,像要被人拉成两半。而江岸花却倚着窗含着冷笑看着她。
  “你求饶啊!求饶我就让那些女鬼饶你一命!”
  晓月望着他如寒夜一样的眼睛,咬着下唇,拼命地挣扎,但她越来越痛,最后眼前一黑,就昏过去了。醒来时,她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,睁开眼,果然是江岸花抱着她坐在月光下的戏台上。
  “你果真宁可死都不愿意向我求饶吗?”这句话里有无限的凄苦。
  晓月冷冷地转过脸去:“你要杀就杀,不必多言,虽然我不是你的对手,可是,我死在这里,我师兄一定会为我报仇的。”
  “师兄,你的心上人!”江岸花的声音又恢复了那种冷冷的不屑。
  “不关你的事,总之比你好一百万倍,他虽然不会唱戏,却是个活生生的人。”
  晓月感觉到自己的肩头一阵巨痛,江岸花的两只手像铁一样夹着她,像要把她给挤碎。
  江岸花看来已经大怒了,她心头一急,挥手去推,长剑就当胸穿过江岸花的身子,晓月大惊失色,眼睁睁地望着自己的手和他的伤口,她只不过是一时情急忘记了自己手中居然还握着剑。
  江岸花也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,脸上露出一种不可置信的表情。“你真的要杀了我!”他皱着眉头,似乎不解。
  “不……不……不是这样的,是……是要杀……”晓月望着他已经语无伦次了。
  江岸花忽然一挥手,狂风大作,那根长剑居然慢慢地在他体内融化,他却已经变得很可怕。
  他一把抱住惊呆了的晓月,张开嘴,对着她脖子的右侧狠狠地咬下去。
  晓月的脖子在月光下粉嫩粉嫩的,发着微微的光。
  晓月轻轻地挣扎了一下,秀发摆动,打到他的脸上。
  他硬生生地停住动作,张着嘴,没有下口。
  两个人久久地抱在戏台上,那个动作看似亲密却又是那么的可怕。终于,他推开了晓月,对她说:“你走吧,再也不要进戏园了,你根本杀不了我,而且我也根本不可能被杀死,走!”
  他消失了,只留晓月在空荡荡的戏台上。
  晓月回到家里,师傅已经站在那里等自己了。
  师傅只说了一句:“放弃吧!我不想失去你。”
  晓月扑到师傅的怀里终于痛哭出来,她感觉自己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力量。她终于放弃了杀江岸花的念头。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